我也写一篇“虎年说虎”如何,角度肯定与众不同!

尽管我是属马的,从来没有为马这个属相写过一篇文字。小时候就知道虎是一种凶猛的动物,在公园里隔着笼子就能感受到虎的威严,我们都叫它老虎,凡是能攀上老的都是厉害的主儿,能教授我们知识的是老师,能打我们而不受制裁的是老子,凶猛而难以追赶的是老鹰,既充满痛恨却又无可奈何的小东西是老鼠,只吃肉不吃素,被冠以百兽之王的就是老虎,尤其敬佩的一句老话是,狮虎都是独来独往,只有狗羊才喜欢成群结队。所以这么多年提起虎来,甭管是东北虎还是华南虎,就是外国的孟加拉虎也让人充满敬畏,像我这般充满斗争精神的二百五鲁莽夫也顶多叫个石门捕鼠犬,啄木鸟他爹,却从不敢说是石门新武松或武大他兄弟,从心里讲对老虎的忌惮已经深入骨髓,尽管这个世界总有些恶老虎、坏老鼠不得人心。

老虎在古代典籍里除了被叫做大虫还被称为菟,仅仅是比经常吃草受欺负的兔子脑门上多了一个草字头,菟就成了老虎的另外一个雅称,一直搞不明白楚人为什么给这个头上就写着“王”字的猛兽取名为於菟,楚人不给个清楚明白的解释,网络也搜不到相关内容,搞得我这冀人至今还是不清不楚。湖北省云梦县古称就是於菟,可见当年的云梦楚泽也是虎狼出没的地方,否则怎么会用一个动物来当地名,还有意无意给后人留个悬念,让人百思不得其解。《跳於菟》曾经是楚风古舞,如今在长江流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却在九曲黄河第一弯的青海黄南州得以延续,不知道从什么年代开始,地处青藏高原的同仁市土族村寨年都乎村将楚地民俗祭祀和古羌崇虎尚巫的习俗巧妙融合,使驱魔逐疫的《跳於菟》延续传承了几百年。

有人将虎崇拜演绎的惊天地泣鬼神,就有人会将虎文化发挥到淋漓尽致。这年月在人多地少的中原地区靠种粮食奔小康是肯定不行,但是在地处黄河故道的河南省民权县,却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村庄靠着榜上老虎这个大虫,一跃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村文化村,一半的村民都是画虎高手,许多农民画家就是凭着画虎技艺年入百万,一招鲜吃遍天,又赶上个十二年一遇的壬寅虎年,估计最近都忙着画老虎呢!有画老虎的就有养老虎的,在号称中国马戏之乡之称的安徽省宿州埇桥区蒿沟乡高滩村,却饲养着大约三百只老虎,加上其它可以在马戏节目里表演的动物,这个村庄简直就是一个异常庞大的动物王国,也有中国养虎第一村的美称,虽然数量和哈尔滨的东北虎林园比起来少了一千只,但对于一个村庄来说已经是蔚为大观。

都是在围绕老虎谋生存,画老虎的没有人买画就停下画笔,连纸墨笔砚都省了,靠艺术吃饭走遍天下都不怕,可是养老虎的遇到纠缠不清的疫情就异常艰难,老虎不能喝凉水,它得靠吃肉维持生命,前些日就在网上看到说养老虎训老虎的在大倒苦水,这些山大王如今成了烫手山芋,养不起,杀不得,就是老死病死都不好处理,都知道老虎是珍稀濒危物种,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都知道虎皮、虎骨、虎鞭、虎爪很值钱也很珍贵,可是这些东西谁敢买卖啊!在我小的时候,母亲会给姥姥买些虎骨酒、麝香壮骨膏,以启示姥姥缓解风湿病痛,管事不管事谁也说不准,但老虎始终都是个颇为神奇的存在,还有几天就到壬寅虎年春节,新一轮老虎热正在酝酿之中,彷佛都看到中央电视台虎年春节晚会的小老虎们活泼跃动的身影了。

早年也曾经学过画画,有人说谁谁给画个下山虎上山虎吧!由于学艺不精水平有限,就是画个花鸟也很勉强,哪敢触碰老虎啊!小时候家里墙上有过刘继卣大师的老虎年画,那都是可以影响千年的神品,张大千的哥哥张善孖是既养老虎还画老虎,号称虎痴,那能画出什么水平就可想而知了。男人画老虎也就罢了,雄姿勃发力敌千钧亦是天性,这女人一旦成了画虎高手那我辈照样是望尘莫及,国民党领袖廖仲恺夫人何香凝的老虎就更是须眉惊世界,尤显巾帼之豪气壮阔。还有一位画虎兄弟们名叫胡爽庵,虽然知名度不是太高,但他的水墨写意老虎,更是通过酣畅笔墨将猛虎的兽王神采表现的淋漓尽致。中国历代画虎强手众多,我岂敢自找没趣,也省得落下“画虎画皮难画骨”和“刻鹄不成尚类鹜,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尴尬。

虽然不敢画老虎,可是老虎的威武勇猛和高傲独行还是深深的影响着我这些年的思维和行动。都说猫是老虎的师傅,而我这匹老马却实实在在是老虎的徒弟,也正是因为有太多的懒猫、病猫的现实存在,才让一匹瘦马有了甘愿做一条好事之犬的可能,且永远不想和堕落了的懒猫、病猫为伍,于是石门捕鼠犬就在江湖舞刀弄剑了许多年,还捎引领脚弄了个啄木鸟他爹以显示自己的嘴尖皮厚,虽腹中空空却总是不甘寂寞,七拼八凑也有四五百万文字行世。总觉得没有点萧萧北风独立荒原的傲然风骨,都对不起俊马这个高贵的属相,只有自己私自改为骡子或毛驴好了,常有不自信却从未实施过。弃画从文之后看书基本是狼吞虎咽不求甚解,书写风格也越来越肆意妄为,越来越不受传统章法的影响,更喜欢虎啸龙吟般的畅快表达。

前年是庚子鼠年,新冠疫情突然爆发,我还写了长篇小说《鼠言无忌》来记录365日的市井风情和百姓生活,老鼠沾果子狸、竹鼠的光也算是倒了大霉;去年是辛丑牛年,除了造就了几个搞疫苗的龙头企业迅速蹿红,没有哪个行业能真正牛起来,牛气哄哄也就是个美好期望而已;马上就是壬寅虎年,虎年的中国就应该有点“气吞万里如虎”的彪劲,当然肯定是在运筹帷幄有利于国运昌隆的基础上,韬光养晦的目的是为了有朝一日的纵横捭阖,为了让所有的中国人都活出尊严,而不是看欧罗巴人、斯拉夫人的眼色行事,虎视眈眈的威慑,老虎总不发威它就是病猫。云从龙风从虎,壬寅虎年,愿东风压倒西风不再是梦想。

牛年和美国、日本、欧盟、印度,乃至台湾、香港的关系就犹如《黔之驴》的上半场:益习其声,又近出前后,终不敢搏。稍近,益狎,荡倚冲冒。驴不胜怒,蹄之。虎因喜,计之曰,技止此耳!我们终于等到壬寅虎年,下半场就应该是:因跳踉大,断其喉,尽其肉,乃去。而对待立陶宛、菲律宾、澳大利亚这样的虾兵蟹将,则需要胡萝卜加大棒,切不可让其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愚蠢盲动,更不能有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春秋大梦。老虎既然拥有了百兽之王的崇高荣誉,就应该明白这样的道理:故天将降大任于斯虎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好汉护三村好狗护三邻。猛虎的责任就是磨砺牙齿、网上汇集利爪,迎接大象、驴子、白熊、袋鼠的挑战。

新岁我们太需要虎虎生威,太需要虎虎生风。虎,既然是受人尊重敬畏的山大王,就要拿出君王的威风,更要约束自己的言行,彻底断了和狮子、雪豹等猫科异性勾勾搭搭的念想,更不要给狐狸、狼狈等下属狐假虎威的机会。都说虎父无犬子,那作恶多端的老虎也一定难逃苍天的惩罚,每到年初都会有贪婪之官被打虎,前几天河北新年首虎宋太平因卖官鬻爵被掀翻落马,如果不是贪念作祟,锦衣玉食的太平日子至少要好过中国99.99%的国民,这次自己将自己的太平日子送走了,宋太平这名字取得太不讲究,1955年底12月的属羊,虎还没有张开嘴就争着抢着往里送,羊落虎口也算咎由自取。近来壬寅虎年邮票在网络受到吐槽,眉头紧锁满脸愁容,很难体现国运昌隆和虎蕴吉祥的主题,有人笑称是不是代表了一部分污点干部的真实感受,打虎,打虎,只有心底无私才能天宽地阔。我的理解是这些邮票老虎是太忧国忧民了。

之所以要写这篇文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在我手里还有一个王牌,百兽之王的牌子,恰巧遇到庚寅虎年,而得到这个宝贝的时间恰巧就是十二年前的上一个壬寅虎年,记得那是一个周日的下午,连续两天的暴雨,让我预感到东垣故城南侧的土堆上或许有好东西能显露出来,几栋楼房地基开槽施工让土堆越来越高,雨后总会有些不错的古陶显露真容,踏着泥泞一番低头探寻,在捡拾到两个陶豆残片和一片云纹瓦当之后,活动一下酸痛的腰身,眺望北侧的东垣故城遗址,几栋正在施工的居民楼让绿色的田野越来越小,天际线的楼群越来越多。准备离开的时候踢开一坨泥土,赫然露出半边陶片,蹲下轻轻剥掉粘湿的泥巴,貌似有图案,惊喜的心情顿失紧张起来,借着旁边水坑里黄黄的积水冲洗,竟然是一枚虎纹陶片。

将近二十年的东垣古陶搜集、修复、鉴赏,这枚虎纹陶片就成了东垣古陶里最具审美价值的藏品,虎纹陶片构图饱满丰润,四爪腾空作飞升状,老虎的动态极其勇猛生动,以我的知识储备,猜测不出来这枚虎纹陶片究竟作何用处,至今许多的未解之谜依旧使这些东垣古陶充满神秘。因为这些东垣古陶,也就对东垣故城遗址公园和东垣故城博物馆有了许多的期待,尤其是在这个被石家庄1100万民众寄予厚望的2022虎年。世界进入追求天人合一和平共处的时代,武松打虎的可能性几乎再也不会有,养虎为患也是可以避免的,要说有什么希冀,那就是在新的一年里,给小微企业更大的生存空间,苛政猛于虎就不要再现了,让虎跃龙腾生龙活虎成为中华国民的基本素质,让社会精英如虎添翼的同时让悲观者也有前行的力量。

还有十几天辛丑牛年就要过完,老虎也将迈着矫健的步伐闪亮登场,老牛也只好再等12年才能等来那个高光时刻的轮回。这篇东拉西扯的文章也该结束了,这些散文不是散文,随笔不是随笔,评论不是评论,杂文不是杂文,堪称乱弹的文字再不停止,如果因为信口开河招惹了山大王,再想虎口逃生就不容易了,老虎毕竟还是野兽。不工不农不商,不仕不学不兵,一个散淡之人硬要搞出一篇《虎年说虎》,写着写着就有意识地往《石门捕鼠犬在壬寅虎年的另类新春祝辞》上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自量力也算是老毛病了,位卑未敢忘忧国,拉拉杂杂三千多字就权当是我的新年祝辞吧!壬寅虎年,清除拦路虎,不做爬山虎,远离笑面虎,我们要做强壮威武、正义勇敢的斑斓猛虎,而不要做为了苟且而断尾逃命的壁虎!

 

2022年1月16日于正義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喵喵
链接:http://www.liangyi123.com/2680.html
来源:抖音上面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